我国生活垃圾一年4亿吨 环卫行业市场化拉开大幕

  随着政府环境管理理念的不断深化,城市垃圾市场需求进一步释放,特别是餐厨垃圾市场急剧放量。预计到2020年将产生2000亿元的市场空间。

  城市垃圾治理将迎技术革命

  “我国人口众多,是垃圾产生大国,根据住建部发布的城市垃圾统计数据,每年,我国城市垃圾产生量已经大于两亿吨;还有1500多个县城产生了接近0.7亿吨的垃圾;至于村镇垃圾方面,由于村镇数量太分散,暂无准确统计数据。总体来看,我国生活垃圾产生量在四亿吨以上。”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固体废物处理与环境安全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刘建国在近日召开的2017(第五届)城市垃圾热点论坛上指出。

  据了解,十三五期间,关于生活垃圾处理的各项政策频发。为实现稳定达标排放目标,推动环保设施改造升级,环保部部署了“装、树、联”任务,即依法依规安装污染物排放自动监测设备、厂区门口树立电子显示屏实时公布污染物排放和焚烧炉运行数据、自动监测设备与环保部门联网,并要求垃圾焚烧企业于2017年9月30日前全面完成。

  如今,“装、树、联”任务即将收官。环保部近日通报,截至8月23日,全国246家已建成垃圾焚烧企业中,除去已关停、即将关停和半年内技改的10家企业,有176家完成“装、树、联”工作,完成率74.58%。

  不过,就目前来看,无论是焚烧、填埋或者生物处理技术路线都面临一些问题。“以焚烧发电为例,老百姓对垃圾焚烧发电仍有抵触情绪,项目落地非常难,富集重金属和二噁英类污染物的焚烧飞灰安全处理率低,技术路线不明确;此外还有垃圾焚烧厂渗滤液处理问题,以及高含水率垃圾能量回收效率低等问题。”刘建国表示。

  垃圾处理技术将面临新的挑战。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E20研究院院长傅涛认为,可以从三个角度重新认识垃圾处置。

  从城市建设角度来看,原来垃圾处置都是点状突破,尤其是垃圾焚烧、填埋的突破,长期忽视前段收运、分类以及系统设计。现在逐步关注垃圾处置全产业链的系统思维,对技术服务提出了挑战。

  从环保角度来看,以前垃圾处理设施,是环境的治理者,是给环境加分的,现在却是污染的转移者、二次污染监管的重点。伴随着环保监管日趋严格,对垃圾设施规范排放提出更高的要求。系统化、纵深化、社会化,会成为垃圾技术革命的重要支撑。

  从产业角度来看,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因此垃圾处置在完成无害化的同时,还要着力在技术纵深化和资源化上有所突破。

  厨余垃圾已开发项目仅5%

  据了解,城市垃圾有两大来源,一是工业,二是农业。除了在生产地的处理处置和自循环以外,工业产品和农业产品中的大部分都将进入城市范畴来消费和作为废物需要得到妥善处置。而进入生活垃圾范畴的,则需要通过环卫系统来帮助分离和收集,比如农业源的厨余垃圾和工业源的装修垃圾等。

  我国生活垃圾最主要的构成部分是厨余垃圾,超过6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70%至80%。对比欧美国家,他们最主要的垃圾是纸张,厨余垃圾只占到25%。因为这样的差异,我国垃圾的最大特点就是湿,含水率很高;另一特点是臭,容易腐烂降解。

  整体来看,厨余垃圾终端处理有两个难点。首先是技术难点。技术难点在于分选,分选是厨余垃圾处理的根本和前提,但由于原料杂质过多,难以实现完全分选;另外,投资高、成本高也是制约厨余垃圾处理的瓶颈。

  前端分类与后端处理唇齿相依。前端垃圾分类效果,扼住了厨余垃圾处理的“咽喉”。但目前情况是一个恶性循环,分类较差、后端实施困难、投资成本高、运行困难,厨余垃圾处理项目落地困难。

  目前国内普遍忽视清扫清运在垃圾分类中的作用。清运分类作用没有发挥出来,原因主要有三个:第一,产业链分割,厨余垃圾清运与处理产业链分割,通常分属不同运营商;第二,没有利益驱动,清运只按量计费,是否分类不影响效益;第三,增加清运成本,清运分类将造成人工成本增加,垃圾清运效益降低。

  建议,将垃圾清运与厨余垃圾处理“打包”服务。“这将打通产业链,解决清运分类无动力问题;提高厨余垃圾分类效果及供应量;降低厨余垃圾处理设施和成本。这些事项一环扣一环,如果前面质量提升,那么后端投资和运营成本必然会下降。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房山良乡镇拱城街道

电话:15030188999

Copyright © 2018通文科技